資料庫
首頁 > 一條龍討論區

一 條 龍 討 論 區

歡迎各位學長來函賜教,來函請致本會電郵郵址 info@puiching.org。來函內容不可中傷、漫罵、作人身攻擊或涉及任何非法行為。所有來函請附學長大名及所屬級社;一切文責由作者自負。本會保留決定是否刊登來函或摘錄來函部分內容之權利。如有必要,本會可能會回應個別來函。

答覆呂沛德同學 2009-9-11 對 2009-8-8 及 8-21 兩函意見之質疑 — 林錫衡(1955 忠社)

在未逐點解釋前我先要澄清:我並非反對中小學銜接直升所謂一條龍,而是認為若要中學改為直資付出很大的代價和風險來換取卻不值得。

還有此問題之發生全因香港政府單方面背信毀諾所造成,校方應從此源頭去抗爭解決而不應順從而困擾自己。

玆撮錄前兩函原文兩段可資佐證。

8 月 8 日函:

如無解決良策切勿輕言直資。

七十代香港政府誘逼卅多間私立中學改為津貼,而不允附屬小學同改,但以仍可有直屬關係,小六畢業生可有 80% 以上進入中一引誘就範。現今背信片面改制,只可收 30%,陷此類學校於困境。我們可否連同他校進行集體訴訟,控告政府毀諾,違反基本法五十年不變承諾,申請對此改制的司法覆核。要求:

  1. 維持原有升中百分率或
  2. 現在再審批小學轉津貼。
    (近日梁展文事件,新世界要求司法覆核立法會傳召權,是可資參考的事例)

8 月 21 日函:

不要讓香港政府舞龍

直資衍生很多不易解決的問題,把培正陷於不可知的險境。

我們現在應用各種方法向政府商討抗爭以保留全部舊制不變,如無結果又無更好辦法之前最好就是以不變應萬變,千萬不可轉直資。

現在再就呂兄之質疑逐項解釋

  1. 呂文認為我說學生十二年在同一環境學習容易自視高,見識少心胸窄,成為井底蛙的說法若正確則家長要經常為學生轉校,男校女校要改為 男女校等等……我是說「容易」是說其中一種可能弊處,並非必然個個如是。呂兄把它無限引伸而成笑話。至於若不改直資,小學畢業生只有 30% 可直升培正中學。我說就取這最好的 30%。呂兄質疑何謂最好,和不公平。我想一般升班也不外以成績作取捨吧。
  2. 8/8 我所說:更應審慎從事。知己知彼,不要昧於現實而侈談理想,要有最壞的打算。我們計劃改為直資,希望小六生由 30% 增至 100% 可升培正中一。「奈何家長因經濟困難或其本身另有打算而寧願轉去英中名校或免費的同級英中或中中,只有 40% 願升培正。」呂兄不明何所據。8 月 8 日之函與另一頁「培正轉直資的疑慮」同時發出,其中有如下說明,可惜網頁刊出時卻刪去此篇。呂兄一時忘記,才生此疑問。若中學改為直資,估計培小畢業生有若干選培正為第一志願:

    最悲觀 40%,91 人(此為本人參考上述因素作最壞估計。)

    最樂觀 75%,180 人(張校長說兩年前曾向家長調查所得結果)

    此是我個人和一些同學和家長傾談而作出的估計,並非科學方法的調查,至於學校三年前向家長的調查我亦不認為十足可靠,因為他們的兒女到培正改制時已畢業離校,事不關己且無實際責任的問卷答案一般都樂於跟隨主流。所以我把我的估計稱為最悲觀,把該份家長調查的結果稱最樂觀。

  3. 呂文:學長說:「香港教育局突然把實行了二三十年的教育體制改變,拋出一條龍的難題,全無教育理據…」學長認為一條龍全無教育 理據,則香港培正自 1933 年建校,開辦小學至初中,到戰後開辦高中,多年來所實施小學直上中學的制度,原來完全沒有教育理據!哀哉培正!截至今天,全港有六十多家學校(大部分是名 校)已轉為直資學校,原來這些學校的校董、校長也是沒有教育理據的!我所言全無教育理據是說香港教育當局的制度改變行動,並非說中小學銜接直升一條龍本身。想是我辭不達意致有此誤解。
  4. 呂文:學長說:「用了數小時詳閱他攜贈的『級社代表討論會』及『交流大會』的三張 DVD 光碟。」 如果學長真的用了數小時詳閱「交流大會」的 DVD 光碟,恐怕不會說出「每年學費 50,000」及「教師薪津退休金都降低,無法保留優質師資」的話。培正身為津貼學校,但老師被直資中學挖角,已非新聞。學長如何解釋?萬望學長重新詳閱 此光碟,尤其是最後的十多分鐘。津貼的培正老師被直資學校挖角。此事實恕我閱 DVD 時沒特別注意。若所言屬實亦非單一事例則可顯示在直資學校任教老師之待遇,以至退休金等皆優於津貼學校,如果收學費 50,000 則直資的培正中學財資較現在受津貼時更充裕。如此,轉直資而憂慮教師流失實為不會成事實的過慮。我十分高興可撤除此項。

最後呂兄竟以為我把一條龍和直資混為一談,實令我十分驚訝。也許我要重讀小學中文了。

2009 年 9 月 18 日

編者按:林學長《培正轉直資的疑慮》一文清楚註明是「忠社林錫衡向張廣德副校長請教」。所以除非林學長明文囑咐公開此函,否則基於私隱問題,同學會不會刊登私人函件。


答林錫衡學長 — 呂沛德(1973 勤社)

拜讀學長意見,覺得當中部分論點有商榷之處,特此提出與眾學長研究:

  1. 學長說:「以學生本人來說,十二年都在同一環境中學習,接觸的都是同一類型的同學,對外界認識較少,容易變成井底蛙,自視太高,夜郎自大。」如此話正確,那全港學生豈非每年都要玩音樂椅、大風吹,今年讀培正,明年鮮魚行,後年入皇仁?此外,所有有宗教背景的學校都要大混合:培 正最好與伊斯蘭中學交換學生,以免培正學生只能接觸基督教學校的同學,而對其他宗教和文化一無所知,變成井底蛙。全港男校及女校亦要刻日改制成為男女子中 學。

    另一方面,學長建議培中先收取培小「最好的 30%」,那豈不是有意令這 30% 學生只「接觸…同一類型的同學,對外界認識較少…變成井底蛙,自視太高,夜郎自大」?學長何其不公!By the way,甚麼叫好學生?是否成績好就叫好學生?抑或雖然成績稍差,但對外界認識多,不容易變成井底蛙,屈膝謙卑的就叫好學生?

    雖知道,感情是需要時間培養出來,學生們多年相處,情同兄弟,多年來同處一校園,紅藍精神由是而生。

  2. 學長說:「奈何家長因經濟困難或其本身另有打算而寧願轉去英中名校或免費的同級英中或中中,只有 40% 願升培正。」不知學長此言有何根據?培正尚未轉直資,何來有「家長因經濟困難或其本身另有打算而寧願轉去英中名校或免費的同級英中或中中」?假如這只 是調查結果,請問學長何時曾作此問卷調查?有何數據支持學長實牙實齒的說「只有 40% 願升培正」?我只知培小曾作一問卷調查,但所得結果顯示與學長所言南轅北轍:超過 73% 的家長即使要支付中學學費,亦願意子女留在培正肆業。

    再者,每間學校都各有辦學宗旨及目標。多年來培正的學生家庭,多為中產階級,這有何罪過?我們以前就讀培正,還不是要交學費?為何現在收 學費便是大不諱?我並非讚成一定要直資,但學長是否知道直資學校不一定要收學費,而即使要收,亦必須撥出部分學費作助學金之用?退一步說,如培正全部收取 貧窮學生,那對中產階級子弟是否公平?自從香港實施九年免費教育(現擴展至十二年),所有適齡學童均需入學讀書,有教無類此一教育精神已經實現。培正無論 是津貼也好、直資也好,都不會影響這一教育政策,故此無須「鐵肩擔道義」,自往臉上貼金,認為如果不收貧苦學生便有違「有教無類」。

  3. 學長說:「香港教育局突然把實行了二三十年的教育體制改變,拋出一條龍的難題,全無教育理據…」學長認為一條龍全無教育理據,則香港培正自 1933 年建校,開辦小學至初中,到戰後開辦高中,多年來所實施小學直上中學的制度,原來完全沒有教育理據!哀哉培正!截至今天,全港有六十多家學校(大部分是名 校)已轉為直資學校,原來這些學校的校董、校長也是沒有教育理據的!
  4. 學長說:「用了數小時詳閱他攜贈的『級社代表討論會』及『交流大會』的三張 DVD 光碟。」如果學長真的用了數小時詳閱「交流大會」的 DVD 光碟,恐怕不會說出「每年學費 50,000」及「教師薪津退休金都降低,無法保留優質師資」的話。培正身為津貼學校,但老師被直資中學挖角,已非新聞。學長如何解釋?萬望學長重新詳閱此光碟,尤其是最後的十多分鐘。

這幾天來我細閱學長的意見,發覺學長把「一條龍」與直資混為一談。這是概念上的一大錯誤。雖然目前培正的情況是:培中須轉為直資或私立始符合政府要求。但 6 月 25 日之「一條龍」方案交流大會中,大家已有共識絕不會斷龍,但直資也不是最好的方法,學校及校董會繼續研究其他的可行方案。所以一切放棄「一條龍」的意見可 以休矣。

2009 年 9 月 11 日


梁永超(1954 匡社)

Both ASS and DSS receive financial assistance from the government. The difference is in the amount of financial assistance and of operational autonomy. To me, and most of us in the discussion, the choice is clear: MORE AUTONOMY so that the proven success over a century in educational ideal can be continued.

Of course, we are facing some challenges, largely on financing total school operations. I feel optimistic we will come to a satisfactory solution as some of us brought up ideas in setting up a “PuiChing Education Foundation.”

Besides, we may work with other DSS schools to request improvement in the financial assistance formula through proper HK authority channels to help in keeping up the total school operation expense.

2009 年 9 月 5 日